16k小说网 > >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一眼望去,尽是剑气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一眼望去,尽是剑气

    一架马车在日暮时分驶进白鱼镇,驾车的是一位年迈的老马夫,头发花白,身材高大,眼神里倒是没有半点老态,拉车的那匹雪白大马生着一双大眼,一看便极有灵性。

    老马夫不是普通马夫,这匹白马也不是普通白马,那这车厢里坐着的那位,到底是什么身份,便值得人琢磨了。

    马车普通,装饰看起来也并不豪华,马车进入白鱼镇之后,原本便不快的速度便更慢了不少,驾车的老马夫头也不转,只是笑呵呵说道:“沈先生,谁能想到在这个偏僻到极点的地方,有朝一日还能涌来这么多人?”

    马车里有个笑意醇厚的中年书生,掀开帘子往外看了一眼,平静说道:“儒道两教的人都来了,只是动静似乎有些大了,不过就只是朝青秋与他有些关系,便要我亲自出手,实在是有些过了。”

    老马夫呵呵笑道:“沈先生,这个年轻人才从妖土回来,已经确认身旁有一位登楼作伴,剑士杀力沈先生该是知道的,咱们这边来一位登楼,等到道教那边也来一位,才是万全之策。”

    沈先生摇头,有些担忧的说道:“要是之后惹怒了朝青秋,惹得他亲自出手,咱们头顶的圣人们不见得会出手,朝青秋的剑,现在可是不好招惹。”

    老马夫点点头,赞同沈先生的担忧,“就是因为如此,所以便该快刀斩乱麻,要不然,等到朝青秋回过神来,事情便难办了。”

    沈先生点点头,没有急着说话,只是想着那个喜欢穿着一身白袍的男人,那一位的剑,现如今还真是天底下任何修士都害怕的东西。

    一不小心便落到某人的脖子上的东西,谁不怕?

    马车在白鱼镇不宽敞的街道上缓缓而行,老马夫一只手抚摸马鬃,另外一只手拿了一壶酒,喝了口酒,随口问道:“沈先生,下榻何处?”

    沈先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转头看着白鱼镇上这些没有见过的风光,笑道:“已经有人先来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便是,最后不管如何,还是得回到这边的,再说了,那年轻人要死,最后死在这里,也算是死得其所了,之后要悔恨也不会悔恨太久。”

    老马夫点点头,驱使马车靠在街道,在一处石墙边停着,他仰起头,倒了几口酒入嘴,看了看远处的那座酒楼,笑呵呵说道:“沈先生,金山观的十个弟子之中,可否有入你眼的?”

    沈先生想了想,摇头说道:“现在不好说,至少也得还有个百年光阴才看得出来,谁能在登楼占据一席之地,不过他们的那位老师父,境界不错,遇上我,恐怕也能撑上很久。”

    老马夫哈哈笑道:“沈先生,你说这句话,便实在是有些太过直白了,那位真人当年可是得梁亦说过一句不错的修士,怎的在你嘴里便这般不堪?”

    沈先生平静道:“观主出手,我自然要避其锋芒,但是那老家伙,还真不是我的敌手。”

    世间多得是说大话的人,但站在他们这个高度,是什么便是什么,自然是不会有半点夸张的。

    老马夫又问道:“那依着沈先生来看,这学宫里,除去掌教,还有谁是先生的敌手?”

    沈先生摇头,“没了。”

    一样是如此直白。

    老马夫往嘴里倒了许多酒,正要说些什么,沈先生便开口说道:“你要是不酗酒,指不定境界已经踏足登楼了,也不至于就在春秋打滚。”

    老马夫哈哈大笑,摆手道:“酒总得喝尽兴了才是,之后什么个光景,我不担心,反正书院有沈先生坐镇,便已经够了。”

    沈先生揉了揉额头,有些无奈的说道:“敢情什么都依着我一人了。”

    “这是多少年才出一位沈先生,自然是要好好高兴一些日子了。”

    老马夫是个洒脱性子,不管沈先生怎么说,都是那副样子。

    沈先生想了想,认真说道:“我要是真的有那般厉害,要杀人,会被人半请半逼?”

    老马夫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偏偏又看到远处街道上并肩走来两人。

    正是早先到此的两位春秋境修士,一位出自儒教,一位出自道教。

    两人来到马车之前,身为儒教修士的那一位行礼问道:“车厢里可是平阳书院的沈先生?”

    沈先生还没有出声,老马夫便开口问道:“你是何人?”

    那位春秋境修士笑道:“在下白露书院陆尧,也是得了学宫召唤来到此地的。”

    沈先生还没有说话,老马夫便已经多看了这位名为陆尧的儒教修士好几眼,这延陵地界固然是以学宫为尊,年轻一代资质最好的弟子也是学宫的读书种子顾缘无疑,但的确不是所有好事都被学宫一个人独占了。

    就如同此人,当年拜入白露书院的时候,尚且不显其名,在同代人之中也算不上出彩,可等了半个甲子,陆尧缓过神来之后,便成了那一代里境界攀升最快的一人,境界攀升之快,更是几乎把那几位本来在学宫便极为出彩的几个读书人一并压下去了,成了那一代名正言顺的第一人。

    白露书院因为有此人的存在,在延陵的众多书院中,名声也提高了不少,因此这些年,白露书院所招弟子,也要比往年多出不少。

    只需要这位陆先生有朝一日成为登楼,白露书院便一定会挤进延陵众多书院前列。

    只是这位陆先生要是比起来车厢里那位沈先生,便要差的多了。

    原名沈复的沈先生,在延陵世俗里的名声,只怕比之掌教苏夜都还要高得多,这位沈先生原本是出自延陵的书香门第,从小便喜好读书,只是并不以参加科举走上仕途为毕生追求,家道中落之后,曾以卖画为生,却不曾想,被尊为一代丹青妙手,他的一幅画,在世俗里竟然卖出了数万两白银的高价,有了钱,这位沈先生却是一点都不高兴,千金散尽之后,又去卖酒为生,可不知道为何,这酿酒的手艺有这般好,卖着卖着竟然又积攒出来了一份厚实的家底。

    画画是兴趣,卖酒也是兴趣,当两者都没有兴趣之后,这位沈先生便开始到处游历,最后到了平阳书院,本来依着沈先生当时已经差不多四十岁的年纪,没有哪家山上宗门会愿意收留的,可是当时那位书院院长,慧眼识人,将沈先生留下之后,竟然不到百年,书院里便多出一位太清境的修士。

    再百年,沈复便已经成为了一位朝暮境修士。

    若是前面都不算是惊世骇俗的话,那从朝暮到登楼。

    沈复却只用了二十来年,便足以说明很多东西。

    十年春秋,十年登楼。

    这般修行速度,只怕是那位道种到了之后沈复这个境界,也不见得能比他快。

    所谓大器晚成,说的便是沈复这般人。

    他本是和掌教苏夜一代的山上修士,若是早些上山,不知道会不会声名胜过苏夜。

    只是现如今即便沈复的名声及不上掌教苏夜,他也是平阳书院的院长大人,平阳书院是在延陵数得上的书院,沈复更是一位登楼修士。

    一样不算差了。

    陆尧拱手道:“此次既然有沈先生亲自坐镇,自然是不会出现纰漏了,只是沈先生是否要亲自出手,或是在查漏补缺便是?”

    陆尧这番话其实问的极有水准,沈复来此,是为了什么,想来也有许多人是知道的,同样是受学宫召唤,平日里书院们哪怕是再不把学宫当一回事,当此等大事发生之后,一样是要听从学宫调遣的,哪怕不是那位掌教的意思,学宫里其他的人想法,也一样不可小觑。

    只是出手斩杀那个年轻人也好,还是说幕后坐镇也好,其实其中都有些问道,说不清楚的。

    沈复坐在车厢里,平静道:“还有一位登楼要来,你们问过他的意思吧,反正这一趟,我是不会出手的,我们的敌手,另有其人。”

    陆尧一惊,随即问道:“沈先生此言便是说,这一次前来,不是为了那个年轻人?”

    能够走到他们这个境界的修士,哪里会有一位蠢人?

    这一次学宫为了对付一个太清境的剑士,不仅发动了两位春秋境,还有两位登楼,这等阵仗,要是传出去,指不定要被谁笑掉大牙。

    既然如此,那么这个阵仗便一定不止是为了那个年轻人准备的。

    即便是有朝青秋的关系,他也不该是被如此认真对待的。

    沈复没有多说,只是抬眼看向远处天际。

    有一道五彩光芒闪烁。

    那位道教的登楼境,来了。

    沈复站起身问道:“是谁来了?”

    在场他的境界最高,如果是说连他都不知道是谁来了的话,那么这些人谁也不知道来人是谁。

    只是随着沈复出声,在场的这几位修士都抬头看去,想要看看到底来人是谁。

    之前的那道五彩光芒,众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那位一手五彩长河,一手明月的沉斜山观主。

    可仔细一想,观主怎么会亲自来此。

    毕竟作为登楼第一人,沧海之下第一人,观主的身份实在是太过尊贵。

    陆尧问道:“沈先生,比起你,是高是低?”

    沈复没有搭话,只是一直抬眼看着天际。

    ……

    ……

    天际之上,来的那位道教修士,一袭灰白道袍,脚下踩着一朵云。

    其实说是云,不过是被一股浓郁气机包裹下的某件看不清真容的法器而已。

    就这样站在半空,面无表情看着下面白鱼镇。

    沈复走出车厢,抬头望去,看到那人容貌。

    这才感叹道:“原来是你。”

    随着沈复开口,那人也看到了沈复,对视一眼,那人微微挥手,落到街道上,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竟然是一位道姑。

    男子被说成道士,女子自然便被说成道姑,只是既然是一位境界在登楼的道姑,便不是那么简单。

    在叶笙歌出现之前,这世间没有什么有名气的女修,这位道姑是登楼境,但不仅是陆尧不认识她,就连另外的那位春秋境修士也一样不认识她。

    老马夫想到了某种可能,于是有些吃惊。

    沈复终究还是一方书院院长,说得上见多识广,而且从之前开口来看,他一定是知道来人身份的。

    他看着这道姑,有些怒意,“他们怎么会让你来?”

    很明显,这怒意是对着这道姑的。

    道姑面无表情,只是漠然道:“那你们要去问问他们。”

    这一次谋划的局,是道门和儒教两家心照不宣的手段,为得自然不只是一个李扶摇,所谋甚大,自然追求的是万无一失。

    要不然也不会有多达两位登楼出手。

    只是沈复怎么都没有想到,学宫要他出手,道门那边竟然是让她来了。

    众人不知道她是谁,但是沈复知道。

    她知道这个道姑的名字叫桂晋,知道她是登楼境的修士,可是还知道她的脾气是极差,在许多年前,山河里出现了一尊春秋境的大妖修,道门和儒教弟子都有被残害的,可是两边谁也不愿意先出手,一方商议之下,便让道门和儒教各派一人前去镇压,当时正好便是桂晋和沈复两人。

    当时两个人都还是春秋,对付那个妖修,沈复的本意是要稳扎稳打,谁知道这道姑脾气十分暴躁,一见面便要生死相搏。

    能在山河中修行到春秋境的大妖修能是一般货色,那一战十分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一眼望去,尽是剑气(第1/3页)

(http://www.16k.biz/book/1/1745/18206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16k.biz。16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16k.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