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k小说网 > 人间最得意 > 第四百四十六章 他们的故事(二)

第四百四十六章 他们的故事(二)

    梁药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然后落了一子。

      落子之后,梁药平静说道:“一看我就没有什么发迹的命,老实做个小衙役,也不糟心,怎么不好,要是老哥见了咱们的那位皇帝陛下,提了一嘴,到时候我真要是到了皇城里当差,哪天陛下一个看我不顺眼,便让我下了牢都算是好的,要是直接便要了我的脑袋,这谁受得了?”

      老人原本正要喝茶,听到这番话,重重的把茶杯放到桌面上,茶水洒了许多。

      老人看着梁药,冷笑道:“怪不得你都这个年纪了,还娶不到媳妇儿。”

      杀人诛心,往往在一两句言语之间。

      梁药看着老人,正色道:“老哥要是说这些话,那兄弟之后便不相让了!”

      老人呵呵一笑,“你有多少斤两我不知道?就那几手偶尔下出的妙招,不是踩了狗屎才有的?”

      梁药不恼,只是扭着脖子,冷笑不已。

      两个半斤八两的臭棋篓子,一言不合,便开始专注于棋盘上,竟然下出和平时很难看见的焦灼局面。

      春深时节,老人因为太过于在意棋局上的得失,竟然是满头大汉,而梁药也难得正经起来,两个人对弈,虽说棋力不够,让棋道高手来看,看不出什么精妙之处。

      但事实上,若是两个人足够认真,即便是再糟心的棋局,都会有个旗鼓相当的说法。

      梁药拿起茶杯,发现茶水已经没了。

      他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老人,最后只能自己起身去铁壶那边,拿起来替自己添了水。

      转身的时候,看到茶舍远处来了两个人。

      一袭白衣的悬剑男人,另外一个是面容枯槁的老人。

      两人都带剑,两人都无剑气溢出。

      梁药顿了片刻,没有做什么,只是转过身之后,便坐下继续下棋。

      片刻之后,悬剑的白袍男人,和面容枯槁的老人已经走进了茶舍。

      两个人一左一右的站在老人身后,盯着这局棋。

      没有人出声。

      枯槁老人眼里有些诡异的光芒,看着两人认真的样子,便变得有些难受,他不是什么棋道高手,可是也知道这一局棋,是怎么都说不上高妙的。

      两个臭棋篓子对弈。

      怎么看都是在恶心人。

      枯槁老人看了几眼之后,便不愿再看,移开目光之后,便落到了茶舍里的其他角落,看着远处盘子里放着的糕点,枯槁老人便想起了某座小国的某位皇妃,现在应该是说皇后了吧。

      不知道她做糕点的手艺生疏没有。

      想来养尊处优之后,便不会再对这些小手艺上心了。

      若是有朝一日,有机会再去,会不会吃到如同当年一般的糕点。

      枯槁老人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个便有些糟心。

      他揉了揉脸颊,坐到了一旁。

      悬剑的白袍男人则是看得津津有味。

      世人都知道朝青秋剑道修为天下无双,是因为他这一辈子除去练剑便没有去学过做其他什么,就好似下棋也是这般,清楚规则便算是不错了,若是让朝青秋下棋的棋力有多高,也说不清楚。

      而这个白袍男人也是如此,这辈子花了好些年在练剑个传剑身上,自然也没有做过什么别的什么事情,所以对他来说,眼前这两人的棋力高低,他也不能分辨。

      所以他看得很认真。

      平日里这两人下棋,要么是梁药在短暂的时间里便将老人杀得个丢盔卸甲,要么便是老人灵光一现,把梁药杀得丢盔卸甲,很少出现两人相持不下的局面。

      毕竟都是臭棋篓子,很容易因为一两子的问题便处于劣势,然后便被对方像是赶鸭子一般,到处撵着跑。

      可今日,两人的这一局棋,下了整整一个时辰。

      那个白袍男人也就站着看了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可以做很多事情,也有可能做不了什么事情。

      比如一局棋都没能下完。

      两方落子有来有回。

      直到老人落子在某处,便忽然惊呼一声,“我要赢了!”

      枯槁老人定睛一看,原来是老人下了某招妙手,想来这局棋,便要落幕了。

      可谁知道,在这一子之后,对面的梁药又落下了另外一子。

      硬生生的把这局棋又给救了回来。

      枯槁老人一拍脑门。

      这他娘的!

      柳暗花明又一村,可是到了村里之后,发现又是一场空。

      这谁受得了?

      于是这局棋又下了半个时辰,才总算是分出了胜负。

      梁药以一子之差,便输了这盘棋。

      老人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喝了一口已经凉透的茶,笑道:“你这家伙,到底还是不如我。”

      梁药淡淡道:“恭喜。”

      老人总算是意识到这里还有旁人。

      他转身看着那两个悬剑的人,皱眉道:“你们是谁?”

      枯槁老人懒得搭理这个臭棋篓子,干脆便扭过身子去。

      白袍男人笑道:“朝风尘。”

      这是在说他的名字。

      朝风尘这个名字,至今都不太出名。

      因为他不太喜欢告诉旁人他的名字,即便是在白鱼镇斩杀了那么好几个登楼之后,也没有太多人知道他的名字,只是知道他是个喜好穿白袍的登楼剑士。

      朝风尘看着梁药,笑道:“我来找个人。”

      老人还想说话,梁药便已经摇了摇头。

 &
第四百四十六章 他们的故事(二)(第1/3页)

(http://www.16k.biz/book/2/2896/18206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16k.biz。16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16k.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