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k小说网 > > 第五百五十四章 那一道给人间看的剑气

第五百五十四章 那一道给人间看的剑气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

    这不知道是多少人心中坚信不疑的事情,但谁又想过,有一天那从天而降的磅礴大雨会在半空中悬停,然后倒灌而去,重新回到天际。

    修士们到了一定境界,便可以改变很多普通人改变不了的东西,沧海修士们一怒,可以搬山,可以动辄便要一座城池从世间消失,但是从未有人听说过,这个世间有修士能够让一场磅礴大雨倒灌而回天幕。

    可现在,这幅景象就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众人眼前。

    之前落在洛阳城里的那场磅礴大雨,先是在半空悬停,之后便倒灌而去,没入云海,众人抬头一看,便好似自己身在一片湖底。

    而那片湖,就是之前的那场磅礴大雨。

    无数修士心中都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朝青秋应当是要在今日离开人间了。

    那位举世无双的剑仙,整个世间再无敌手的朝青秋,在今日真的要走了!

    洛阳城此刻至少聚集了上万名修士,看着这幅难以用人力造就的景象,每个人的神情都不尽相同。

    有一位正好是来自荆南,境界高深,已经到了春秋境,在野修中算是声名不错的中年野修,看着这场磅礴大雨往天幕而去的骇然景象,口中喃喃自语,“此等景象,此生能有一观,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与他并肩而立的是他多年的好友,也是一位野修,境界虽然并没有他高,但也是个朝暮境的修士,听着自己的老友开口说出这么一番话,这位在荆南有着真君称号的修士笑道:“六千年来,才出了一位朝青秋啊!”

    是啊,自从六千年前的那场大战之后,这个世间,哪里还出过第二位剑仙,哪里还有任何一位剑仙能够像是朝青秋这样,尚未有离开人间的念头前,便一人一剑,让圣人也要避其锋芒,现在有了要离开人间的念头,便造就出来这种景象。

    这哪里是一位普通的沧海修士能够做到的事情?!

    有人感叹道:“恐怕就连六千年前的那位剑仙柳巷,也没有这份能耐吧?”

    随着此人出声,很快便有熟知六千年前那场大战的另外一位修士开口讥讽道:“柳巷何德何能,能够和朝青秋相提并论?当年那场大战,可见柳巷斩杀过半个沧海大妖?”

    柳巷当年一分为二,去寻那成仙契机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世上的许多修士,只当当年柳巷的名声,不过是以讹传讹,吹捧出来的。

    不过这种事情也不能全然都怪在他们身上,毕竟他们不过是些野修,算是这个修行世界里,生活在最底层的修士,能知道一些事情便已经算是不错,要说能够洞悉这个修行世界里的诸多秘密,那不太可能。

    随着这两人争论,很快便吸引来很多人的注意,另外一边,站在长街一头的一个野修仰着头,看着那副壮阔景象,转过头看着自己师父,小心翼翼的问道:“师父,柳巷到底是谁?”

    这对师徒,之前入过雾山,现在又到了洛阳城里,可以说是很有缘分了。

    那个中年野修有些无奈的说道:“你不是想要练剑吗?怎么连六千年前最厉害的那位剑仙是柳巷都不知道?”

    那个年纪不大的野修一怔,随即张大嘴巴问道:“师父,能有朝剑仙厉害?”

    中年野修揉了揉额头,看向天幕,平静说道:“有没有这位剑仙厉害我不知道,反正朝青秋成为剑仙之后的很多年里,他们都说他可以比肩柳巷。”

    听着这话,那个野修更是被吓了一跳,“这样岂不是说这位叫做柳巷的剑仙比朝剑仙还厉害?”

    中年野修笑道:“也不见得,现在朝青秋不就被说成,更胜当年柳巷了吗?”

    年轻人砸了砸嘴,看着天幕,心神摇曳,他很快说道:“反正柳巷我没见过,朝剑仙就是最厉害的!”

    中年野修点头感叹道:“可不是吗,世间还有千万剑,人间再无朝青秋。这位剑仙啊,要真离开了人间,咱们这个人间,真的要暗淡许多了。”

    过往的那些年,不管三教圣人如何忌惮,不管三教修士如何惧怕,不管世间如何厌恶,朝青秋一直都是世间最闪亮的那颗星辰。

    他是世间最耀眼的光。

    他是世间最锋利的剑。

    他是世间最骄傲的人。

    他是世间最苦的人。

    ……

    ……

    在过往不管朝青秋是什么,在今日之后,那都一定会变成过去。

    因为他真的要走了。

    洛阳城里传来一声声叹息。

    有人想着,像是朝青秋这样的人,离开人间之后,也会在另外一个世间成为一道明亮的光吧?

    是啊,他毕竟是朝青秋啊。

    洛阳城里有很多剑士。

    不止是那座小院里的那几位登楼而已。

    此刻许多剑士看着那副骇然景象,心中都无比难受,前些日子雾山里出现了一位剑仙,有剑士大哭,觉得世间终于多出那么又一位剑仙了。

    有了那位剑仙,剑士一脉终于有机会回到当年的那个辉煌年代了。

    可谁都没有想过,就在那位剑仙出现在人间不久,朝青秋就要选择离开人间了。

    若换做旁人,一定会变成自私的代名词。

    可这个人是朝青秋。

    他在过往那些年里,便为剑士做了很多。

    他可以继续为剑士做更多事情。

    他也可以不再为剑士做事。

    没有人有资格能评判他,没有人可以怪他。

    没有人!

    那位曾在雾山里大哭的年迈剑士眼眶湿润,他站在一处湖畔,泪流满面。

    他看着天上,跪下之后,认真磕着头,他无比认真的说道:“剑士吴叶,恭送朝剑仙!”

    声音不大,并未传出多远。

    但在洛阳城里,很快便起了很多声音。

    在洛阳城动的一座牌楼里,有个原本喝的大醉的剑士,忽然睁开眼睛,从窗口看出去,看到了这幅景象之后,当即跌跌撞撞的跑出牌楼,当然是没有忘记他手里的那柄剑。

    他跑到长街上,又哭又笑,状若疯癫,沿着长街一直往前跑去,一直跑,嘴里一直都念念有词。

    他跑了好几条街道,最后跑到了很多修士眼前,他在长街上当街跪倒,声嘶力竭的喊道:“剑士周某,恭送朝剑仙!”

    声音之大,传遍长街。

    让无数修士都心底一颤。

    喊出那句话的周某,很快便泣不成声,就好像是用光了这辈子所有的力气,他趴在街道上,泪流满面。

    他低声哽咽,“朝剑仙,朝剑仙,您要走,可这个世间不能没您啊!”

    声音不大,因为这些话,只能让他自己知道,绝不能让朝剑仙知道。

    是啊,朝剑仙已经为剑士们做得够多了,谁能忍心说出让他留下的话来?

    朝剑仙,可您要走,真的要走了?

    我们怎么办啊。

    ……

    ……

    洛阳城里没有了雨,但是谁都能听到那些话。

    或许在楼上,或许在街角,或许在某处湖畔,总有声音传出来。

    那些话汇聚成一句,就是恭送朝剑仙!

    这个世间的剑士有多少,这个洛阳城里的剑士有多少?

    不知道有多少。

    李扶摇从椅子上站起来,就在屋檐下。

    雨停了。

    想来要不了多久,那位剑仙就要递出一剑,撕开天幕,然后就这样潇洒离去。

    朝青秋离开之后,属于他的时代便要终结了。

    到时候又将开启谁的时代呢?

    都说不清楚。

    李扶摇按住腰间青丝,轻声感叹道:“天地再大,对朝剑仙来说,也就是一方池塘而已。”

    叶笙歌没有说话,只是扭着头,看着那副壮阔景象。

    这世间,再无另外一人能够有如此大手笔了。

    想到这里,叶笙歌下意识的转头去看了一眼李扶摇。

    李扶摇感叹之后,缓步走到了小院里。

    却在院墙上看到了那个白袍飘飘的朝青秋。

    他腰间悬剑,看着就像是一尊雕像。

    李扶摇没来由的想起了那座柳巷的雕像。

    朝青秋看着李扶摇,轻声问道:“没有了朝青秋的人间,还有谁呢?”

    叶笙歌下意识想起了另外的那位剑仙,但没有说话。

    李扶摇沉默着不说话。

    朝青秋看向李扶摇,微笑不语。

    李扶摇泛起一丝苦笑。

    朝青秋继续说道:“六千年的小年里,才出了一个朝青秋,那如今的这个大年,一定会出很多剑仙,但是谁会是最夺目的一位?”

    李扶摇深吸一口气,轻声问道:“那我想试试,朝剑仙您看行不行?”

    朝青秋开怀大笑,笑声传遍洛阳城。

    朝青秋为何发笑,恐怕会是很多修士要去猜测的事情。

    朝青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继续说道:“当年在北海,青天君让我看看能不能传你一剑,我说你我剑道不同,不要强求,现在我还有一剑,要传给世间剑士,你看看能不能学。”

    李扶摇对着朝青秋认真行礼,“恭送朝剑仙。”

    声音也不大,只是小院里三个人能听见而已。

    朝青秋点点头,腰间古道被他缓缓拔出鞘。

    动作很慢。

    因为这一剑,会是他这数百年里,出过最认真的一剑。

    ……

    ……

    朝青秋这辈子共有两次出剑斩天幕,但两次的目的都不是真要斩开天幕,离开人间。

    第一次他在青天城斩开天幕,是因为想看看天外是个什么光景。

    第二次在白鱼镇出剑斩天幕,则是为了让那些圣人们知道,他朝青秋想离开人间,那便能离开人间,你们这些不想死,也没办法离开人间的沧海,都要靠我朝青秋!

    这位剑仙很早便告诉过这个世间,有我朝青秋在,有我朝青秋的剑在,这个世间就什么都有可能。

    我要做的事情,以前我便能做到,但只是时机不到而已,现在我要去那件事了,所有人都只能看着。

    朝青秋一直都是个异类,他与众不同不在于他天生便如此强大,而是在于他每日都比昨日更强大,如此便可想而知,当年便已经能出剑斩开天幕的朝青秋,在如今剑道境界强大到了何种境地!

    他走了数百年,便走到了人间最高处,那是真正的最高处,不是说他比其他的沧海修士要高,而是说这位剑仙走到的是人间所能容的最高处。

    既然走到最高处了,那还能做些什么呢?

    既然无法继续向前,那便离开好了。

    那便离开好了。

    如此随意。

    只能是朝青秋。

    朝青秋终于出剑!

    这是整个世间最强的一剑,甚至这一剑,在人间有了剑士开始,有了剑开始,这一剑都能排进前三。

    他朝青秋,这位六千年里的最强者。

    出剑了!

    这一剑轻描淡写,看着好像是朝青秋拔剑出鞘,就是朝着天幕递出一剑,然后便收剑入鞘,但实际上在那一瞬之间,朝青秋这一剑,就有了数不清的剑意在其中。

    李扶摇痴痴看着这一剑。

    初时这一剑并不觉得有什么威势。

    直到某一刻,有一片落叶从小院外飘落到小院中,那片落叶被风吹动,落到了小院里。

    仅仅一瞬间,那片落叶便成了齑粉。

    叶笙歌微微张口,很有些惊讶,这才后知后觉,原来这小院里都是剑气。

    那是世间最锋利的剑气。

    朝青秋微微一笑。

&
第五百五十四章 那一道给人间看的剑气(第1/3页)

(http://www.16k.biz/book/1/1745/18208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16k.biz。16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16k.biz